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姐弟撩骚
姐弟撩骚

姐弟撩骚

陈兰:喂,骚鸡巴弟弟啊,在干啥呢?这么半天不接我电话,不会在操逼吧?


  陈东:我操,你当我是震动棒啊,天天跟逼打交道,刚刚正在尿尿呢,咋接你电话!骚屄姐姐,咋想起我来了,是不是想弟弟的大粗屌了?骚屄又痒了还是屁眼发骚啦?骚货!天天就想着尻屄操屁眼的小婊子!我最近要复习准备考试了,不方便回家,要不,你来我学校,让弟弟好好的日日你的浪逼?我跟你说,我宿舍还有三个猛男,都是打篮球的,身体很壮,都经常出去尻屄插屁眼的,我们一起操你,保证把你的骚屄和屁眼给你尻爽了!


  陈兰:去你妈的!你麻痹把姐当什么了?真把姐当婊子了呀,姐是那种什么男人都可以操可以尻的女人吗?呵呵呵!姐还是喜欢我的骚鸡巴弟弟这样的男人,长的帅、身体棒,最重要的是那玩意儿又粗又长还有劲儿,妈的,说着说着姐的骚屄就湿了,这不是很久没有被弟弟操了,姐很怀念被你的鸡巴插的滋味啊,很久没被弟弟的鸡巴插了,想弟弟的大鸡巴了!不过如果你宿舍的同学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我倒是不介意去尝尝鲜哦,哈哈哈!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么久不回家,也不想姐?


  陈东:想,咋不想啊,刚刚尿尿的时候,拎着鸡巴的时候还想呢,如果是尿在姐的骚屄洞了会不会挺刺激的!呵呵呵!只不过马上要考试了,我要准备复习了,挂科不是影响心情吗!对吧!弟弟可想你了,不单想你,还想嫂子,想妈了,想起嫂子那白虎逼就流口水,你麻痹的,那白虎逼舔着就他妈爽!还有嫂子那白虎逼操不了多久就能给操喷了!麻痹的,鸡巴一拔出来,那逼跟喷泉似的,那水量真够大的!哈哈!跟日本A片上的潮吹女王有的一拼!遗憾的是嫂子一直不给我操屁眼子,我一直想操她那腚眼子,怎么商量怎么哄都不让操,唉,真够郁闷的!还有咱妈那屁眼现在不知道会不会被咱爸和咱哥给操的更松了!还是你的腚眼子比较紧,弟弟我就喜欢操姐的骚腚眼子,你那屁眼子真够紧的,我的鸡巴一插进去,哇!爽的不得了,操,想想那感觉弟弟都觉得爽!唉,我不在家咱爸跟咱哥是不是玩的更得劲了,没有我跟他俩抢逼尻了!他俩尻哈哈哈!


  陈兰:还说呢,你不在家现在玩的都没有以前尽兴了,咱爸毕竟年龄大了,慢热,每次屁眼子发痒想挨操了都得给他嗦鸡巴嗦半天!有时候舔的我腮帮子都酸了,他还没有进入状态,还要我给他裹,舔,咱爸那大粗屌你也知道,我操他妈的!跟驴鸡巴似的,那鸡巴头子跟个大蘑菇似的,每次还喜欢顶到我嗓子眼,顶的我可难受了,他倒是挺爽的!从我成年开始,到现在给他舔鸡巴都舔了7、8年了,屁眼和逼都不知道被咱爸的鸡巴尻过多少次啦,现在还是想!以前就想我给他舔,我的逼和屁眼让他尻,现在好了,嫂子到咱家后,可以跟我分担一下了!咱家的男人都他妈跟驴似的,那鸡巴都跟驴鸡巴似的,都你麻痹的那么大,那么长,还那么粗!嗦起来可费劲了,不过操起逼来,那也是真够带劲的!呵呵呵!你不在家,咱爸跟咱哥是爽了,麻痹的,我经常要跟咱妈,跟咱嫂子抢鸡巴,哥还是那么喜欢操咱妈,咱妈最近可爽了,有时候厨房正切菜呢就被哥从后面操起来了,一会尻屄一会操腚眼,咱妈撅着屁股一边切菜一边浪叫,草你麻痹的,这老骚货,真够浪的,那大肥逼梆子都被操的比黑木耳还黑,都快赶上黑炭了,那蝴蝶逼都变成黑蝴蝶了,哈哈哈!咱哥不知道咋就那么喜欢操她,我就奇了怪了!操!后来我想估计是因为嫂子是个白虎逼,没逼毛,所以哥看腻了,咱妈的逼毛正好相反,逼毛又黑又多,还比嫂子骚,关键是屁眼周围都是屁眼毛,和逼毛练成一片,谁看着不想扒开了操呀,呵呵呵!唉,你不在家,有时候想姐鸡巴操了,还要抢,瞅准机会了,才能抢到一根鸡巴爽一次,经常是我跟嫂子一起给咱爸舔鸡巴,然后我们俩撅着屁股,四个洞对着咱爸,让咱爸在我跟嫂子的逼和屁眼里轮流操,谁也不吃亏,谁也占不了便宜!但是有时候还抢不到,骚屄和腚眼子痒的受不了,我就只能出去找鸡巴玩了,唉,我跟你说啊,最近我勾引一个男人在公交车上操我,可鸡巴刺激了!你现在方便听吗?方便我就给你讲讲。


  陈东: 方便啊,他们出去上自习还没回来,再说了,就是回来也没关系,你还害羞啊,骚货!等他们回来,我让他们跟我一起听!一起听你骚屄姐姐怎么被人操的!举着手机听的我手腕都酸了,我开免提听你说吧!别磨叽了,快点说,让我听听你这个浪货是怎么勾引男人在公交车上操你的淫逼的,骚货!真你麻痹的胆大的,公开场合都敢操逼,想想都挺刺激的,快说说!


  陈兰:哎呀,你麻痹的,怎么也要在陌生人面前给姐留个面子吗!怎么说姐也是个淑女嘛!呵呵呵!我跟你说啊,不仅骚屄被操了,屁眼也被插啦,一路上都尼玛爽死啦。那天晚上,我回去晚了,刚到家,就听到他们几个在家里操起来了,仔细一看,你猜怎么着,你麻痹的,咱妈像个母狗一样趴在那里,被咱哥的大驴屌使劲的日着,老远都能听到咱妈那老骚屄里咕叽咕叽的逼水声,还有咱哥使劲的怼在咱妈那大屁股上的啪啪声,我操,也是奇了怪了,咱妈都50多岁的人了,那老骚屄里咋还有那么多骚水呢,那大肥逼都被你们操成啥样了,我操,真够厉害的,希望我到她那个年龄,逼水也能那么多!嫂子跪在地上给咱爸嗦鸡巴,看着顺着嫂子骚屄里流出来的精液就知道,嫂子又被咱爸内射了,逼里灌的都是咱们的精液,顺着逼口往下滴,嫂子的屁眼好像也被操过,老弟,估计嫂子的腚眼子应该是被开苞啦,下次回来你可以尻她屁眼子啦,哈哈,看着嫂子撅着腚给咱爸舔鸡巴,尤其是正对着我的留着水的逼和刚被操过的大屁眼子,看的我立马骚屄就流水了,痒死了,我正想去让咱哥的鸡巴给我止止痒,麻痹的,他居然也在咱妈的屁眼里射了,跟个死狗一样趴在妈的后背上,操你妈的,我这欲火被撩起来了,谁帮我泻火啊?


  陈东:我操,嫂子的屁眼可以操了呀,太好啦,下次回家第一个先尻她屁眼!姐呀,家里那些事,我不在家都能想的出来,你别急我了,赶紧说正题,我想听你说公交车上你是怎么被操的!好姐姐,快点的!


  陈兰:呵呵呵!这么着急啊,着急赶紧回来啊,姐的小骚屄随时等着大鸡巴弟弟尻呢,还有姐的腚眼子可想弟弟的鸡巴桶啦,呵呵呵!好了,好了,不吊你胃口了,我跟你说啊,那天我被他们勾的欲火难耐的,就想着出去打个野食,没办法啊,谁让姐逼痒呢,对吧,呵呵呵!我就想去迪厅看看,出租车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邪了门了,正巧一辆公交车来了,我想也没想,直接上了车,车上人居然那么多,车子没走几分钟,我就觉得屁股上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你麻痹的,姐这么丰富的经验,不用回头,不用摸就知道,那是一根鸡巴,而且那大屌头子还不小,感觉应该挺粗的一根鸡巴,操你妈的,想什么来什么,姐的逼本来就湿漉漉的,这下子真是瞌睡遇到枕头了,我也装作无意的随着车子的颠簸去磨蹭那大屌头子,姐出来就是想日逼的,所以穿的还是短裙,里面是丁字裤,其实就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跟没有衣服似的,被姐这么翘的屁股蛋蹭几下之后,很快感觉到那根鸡巴更硬了,而且那人胆子还挺大,居然伸手去摸我的大腿,摸了几下看我没叫,胆子更大了,直接用鸡巴头子往我屁股沟了顶,麻痹的,顶的老娘屁眼痒死了,想想我还真没在公交车上尻过逼,如果在车上被日一次,想想也挺刺激的,于是我就把屁股往上撅了撅,让那个跟大蘑菇头似的大屌头子能蹭到我的骚屄口,我操,那鸡巴头子真大,感觉上面还冒着热气,隔着衣服顶着姐的骚屄口,麻痹的,姐兴奋死了,感觉逼水越流越多,都把遮住姐逼口的那块裙子都浸湿了,后面那人还用左手抓捏我的屁股蛋,右手直接抓住了我没有奶罩保护的大奶子,大力的抓揉着,爽的姐差点叫出声来,哎哟我操,真你麻痹的刺激!咦,骚鸡巴弟弟,咋没声音了,不会是在撸鸡巴吧?


  陈东:操,没撸!这不是听你讲嘛!你还别说,被你说的我鸡巴都硬了,真想日你的骚屄了,快别打岔了,继续说,真他妈刺激!


  陈兰:别急嘛,呵呵呵,鸡巴硬就硬了,我知道你一定在撸鸡巴呢,没撸也在摸了,别嘴硬,姐还不了解你呀!呵呵呵!继续说啊,那人看我这么配合他,自然就明白了,胸口贴着我的后背,在我耳边说,“骚屄,贱货,你挺浪的嘛!哥喜欢,现在让哥感受一下你淫逼里有多少水量!”他一边说一边大力的抓揉我的奶子,另一只手把我丁字裤的那根细细的布条往旁边一拉,那大屌头子沾上我的逼水蹭了几下,然后用手箍住我的胯部,鸡巴头子哧溜一下子就挤进我的骚屄里,爽的压抑的嗯了一声,我操,那鸡巴真热乎,又粗又大又长的,跟你的鸡巴有的一拼,被我的骚屄紧紧的夹着,他也爽的喘口粗气,怕别人听见,还不敢大声,只能压着嗓子,挺难受的,不过真的很刺激!骚屄被他的鸡巴插着,痒的我更受不了了,还没等他动,我就开始自己扭动着屁股,开始自己动起来了,哎哟我操,他那根大驴鸡巴就开始在我的骚屄里跟个棍子一样,搅来搅去的,爽死姐了,特别的那大屌头子,使劲的研磨着姐的逼肉,不时地磨蹭到姐的逼心子,爽的姐的逼水哗哗的往外流!


  陈东:操!你的逼是水龙头呀,还哗哗的往外流!你个浪货!看把你爽的!


  陈兰:哎呀,麻痹的,姐是打个比方嘛,逼水流了很多,感觉顺着逼口往下流,他那鸡巴真够硬的,像根钢筋棍似的在姐的逼里横冲直撞的,一边操着姐的逼,他还一边大力的揉姐的奶子,姐的奶子在他手里跟个面团似的,揉来捏去的,又疼又爽的!哎哟,说着说着,姐的逼里又流水了,趁着车里光线不好的时候,他就快速的把鸡巴拔出来一部分,我刚刚觉得逼里空了一点,鸡巴头子快到逼口的时候,他就立刻一下子又使劲的日了进去,我操,那力度不是姐早有准备,抓紧扶手,还有他的手紧紧的箍住姐的腰,估计会被他一下子操跑了,呵呵呵!操,真他妈带劲,姐悄悄的伸手往后面摸了摸他的鸡巴蛋蛋,麻痹的,跟个鹌鹑蛋似的,垂在下面,每次他一用力操我,那鸡巴蛋蛋都能打在我的逼口,真爽!我用手摸着他的大腿和屁股蛋,感觉他那里好像都是肌肉,紧绷着,感觉特有力!被这样的男人操,想想都觉得爽!麻痹的,虽然在车上放不开,但是这样子被日真的是很刺激,而且,他后来还一边尻姐的逼,还一边用手指沾着姐的逼水去揉姐的屁眼,只是揉就罢了,后来还用手指往腚眼子里顶,虽然没有深入进去,但是还是太刺激了,麻痹的,被他这么双管齐下的,很快,姐就高潮了,感觉骚屄里喷了不少水,虽然没有嫂子的逼那么夸张,但是我高潮时候流出来的逼水,你也知道的,然后,骚屄还使劲的收缩,他的鸡巴也被我的浪逼给刺激到了,骚屄明显感觉到里面的鸡巴头子开始一胀一胀的,我故意收缩我的骚屄,更紧的箍住他的鸡巴,估计他也是快要射了,又加上我这么紧的夹着,很快,那大鸡巴就开始在我的浪逼里射了,他紧紧的箍住我的屁股不让我动,鸡巴头子死命的顶在我的逼心子上,滚烫的精液突突的射在我的逼心子里,爽的我直想大声的淫叫出来,麻痹的!不敢叫,只能闷哼!操!


  陈东:唔~~~~~真你麻痹的刺激,浪货,你是爽死了,弟弟我可是当了很久的和尚了,好几天没有操逼了,听你这么淫荡的故事,更想日逼了!


  陈兰:呵呵呵!这就想啦,还没说完呢,后来旁边一个男人貌似看出了什么,也凑了过来,我直接凑到他耳边说,你是不是也想尻姐的逼呀,这哥们眼睛睁的跟二筒似的直点头,我说我逼刚刚被尻过,你尻我屁眼吧,吧那哥们给兴奋的,直接把我拉到他怀里,撩起我的裙子,把一个铁硬的鸡巴捅进了我的屁眼,我操,爽死姐姐啦。就这样屁眼又被他尻了十几分钟。哈哈,刺激吧弟弟!对啦弟弟,你说你好久没操逼啦,学校里没有逼尻吗?你还能少了逼操吗?姐才不信呢。


  陈东:真的,学校里的逼太粘人,而且还放不开,屁眼也不让操,你也知道我那次尻完逼不要在操会屁眼呀,学校里这些小逼都不行都没有姐会玩,弟弟还是喜欢姐的小骚屄,等我到家了,一定好好日日你的骚屄,天天插着你的屁眼睡觉,把前面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陈兰:呵呵呵!好好好!姐求之不得呢,呵呵呵!对了,等你回来,姐帮你把那个闺蜜弄到手,就你经常念叨的那个孙薇!


  陈东:真的啊!哎呀!还是姐疼我!那个孙薇真的是个极品妞,那两条大长腿,又白又有弹性,还有那翘翘的丰满的屁股蛋,麻痹的,看着就想日她,你真能帮我搞到手?


  陈兰:放心吧,姐既然说这个话了,肯定很有把握了,实话跟你说吧,姐也是这几个月才知道,她也挺骚的,麻痹的,玩了这么久,我一直以为她比较保守,我还一直开导她要学会享受,趁着年轻多找几个男人体验一下不同的鸡巴的味道呢,原来,这骚婊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操!


  陈东:哦?看样子她也挺浪的嘛!那就好玩了,到时候可以把她约出来,让弟弟我好好的玩玩她,日死她,操烂她的骚屄,让她欺骗姐这么久,弟帮姐好好出出这口气!呵呵呵!


  陈兰:切,麻痹的,说的蛮好听的,你主要还是想尻她吧,等你回来吧,这个骚货值得你日她,操着肯定爽,虽然我不是男人,但是我看她骚浪贱的样子,我都想日她!麻痹的,这骚货口活特别好,嗦、舔、裹、撸、吞、深喉,每个动作都他妈厉害,我很奇怪她咋那么牛逼,不知道是嗦了几百根鸡巴才练出来的!她单位好多领导都操过她,后来听她说,跟领导一起出去出差,还被领导送给客户日,和可以一起尻她,有时候5、6个男人一起,能一直到尻她一夜,逼和屁眼都能被来回尻好几遍,麻痹的,这个臭婊子,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尻过了。有一次事先没有跟我说,我以为就我俩玩呢,正在我俩互相给对方舔逼抠屁眼的时候,她领导进来了,麻痹的,让我想跑都跑不了,被她领导给操了,还想操我屁眼,我也是第一次想假装害羞下的想着不能第一次就让操屁眼,可是这个骚屄孙薇把我经常被被人操逼操腚眼的事都说给她领导听啦,我就只好乖乖的把腚眼奉献出来啦。麻痹的,想想就来气,我也是那件事之后才知道她原来那么骚,这个贱货!不过好在她那领导挺帅的,活还好!否则老娘跟她没玩!呵呵呵!你说说这骚货的逼和屁眼,我操,估计你听了就能射。这骚货的逼毛不是很多,逼还不是很黑,不想我被咱爸咱哥还有你天天没日没夜的操这么多年,她的逼估计没用几年呢,屁眼子也是,屁眼周围一个毛没有,均匀的褶皱,被舔的时候一收一放的,可他们诱人啦。下次你见到,你一定喜欢。


【完】
上一篇:我的处女妹妹 下一篇:父女享受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