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东北的高潮
东北的高潮

东北的高潮

我28岁了,结婚两年多了,164cm,自认为算是相貌中上,身材中上吧。老公是业务,常驻东北,具体是跑什麽的就不说了,个把月回来一次。我在一个酒店,大堂做领班。婚前的事以後再说,因为自知文笔有限,如果写的东西有人喜欢,以後会写。

  婚後第一个男人是一个大学生。因为老公的工作关系,基本自己在家,除去上班,比较无聊。

   这个人就叫他小A吧。他是通过QQ附近的人加的我。

   开始只是随便聊天,他也很有礼貌,很会聊,後来看了我的空间,说见过我。

  後来知道,我们在一个社区,他是体校的,家里条件比较好,又是体校,学校管得松,他和一个同学一起在外面租房子住(男同学),就在我们社区。

   後来也给了我他的照片,说实话,第一次没有男女的感觉,只是觉得挺帅气的,因为毕竟年龄差五六岁。第一次见面也是在社区门口,後面有人叫我姐姐,我回头,还真是想了想才认出来。

   从此,便从网友变成了现实里认识的人。後来再聊天,感觉就和网友不太一样了,感觉就像认识的朋友了。

   因为基本就是自己在家,白班的时候,下班回来基本就是电脑上看电视剧,他经常QQ主动叫我,後来很熟了,经常一边看电视一边和他聊天。

   我觉得他就是很会聊天的一个人,说点题外话,女人聊天玩瓶子经常会有男人搭讪,但是好多男人上来说一些很私密的问题,或者一些很莫名的关系的话,很突兀,其实即使是寂寞的女人也不会聊下去的,怎麽说呢,就是不那麽自然,关系没到吧。

   小A和我聊了有一个月,无论是开玩笑还是表示关心,赞美,都很得体,总之,让你觉得和他聊天是种习惯了吧。

   後来,我们聊天,他想开着视频,我也没有拒绝,当时感觉没有什麽,从此,几乎每次聊天,都开着视频了,因为有时候我看着电视剧,用嘴说话就好了,不用打字,也不用占用看视频的萤幕空间。

  因为越来越熟了,如果白班,下班和他聊天成了几乎每天的一项流程。因为电脑在卧室,有时候穿着睡裙就和他视频,他也很随意,夏天,有时候就是一个大裤衩,光着膀子。年轻小夥子,又是体校练篮球的,一米九多,身材肌肉没的说。

   我平时喜欢网购,一次他问我干嘛呢,我说看淘宝,看衣服。他说,女人穿衣服就是给男人看的,我帮您参考参考,於是我就把连结发过去了。

   他头头是道的分析了半天,说我穿包臀的短裙最好看,一顿赞美,後来还给我找了几个漂亮的内衣的连结。看着这些贴身的衣物,想到这是一个老公外的男人给我挑选的,我心里扑通扑通的,然後还假装自然的和他继续聊天。

   後来他说,姐姐你平时上班时候的裙子就很好看,还有一样的窄裙吗,换上给我看看吧!我当时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

   换衣服的时候,感觉自己在取悦一个老公外的男人,一边心跳,又一边想否定自己的想法,但是又抑制不住小小的朦胧的兴奋感。

   换好衣服,来到电脑前,他自然是一番赞美,我也第一次在他身上感到了男女间的情欲,一种把身体展现给男人的快感,因为看着他的眼神中,就有种渴望,一种肉欲的渴望,这种渴望似乎也唤醒了我身体里的某种东西。

   这时候他起身在书架上拿烟,我才发现,他下身只穿了条三角内裤,里面的东西已经硬了,长度可真是配得上他的身高,因为他探身拿烟,小腹正好在摄像头位置,清晰的可以看到,内裤上沿的毛毛一直延伸到肚脐,健美的小腹几块肌肉,内裤里的东西更是要窜出来一样。

   整个视频视窗都被这样占据,可能是老公走的太久,我身体的反应似乎比心理的反应来的更快更猛烈,小腹一阵温热,双腿也不自觉的合拢,夹紧了。

   接着,他坐下,我似乎还没回过神来,脸上热热的,又好像自己做错了事一样,不知道怎麽和他说话。他问我:怎麽了?

   我忙回到没事,然後说我困了,休息了,然後不等他回话,就关闭了QQ。

  躺在床上,感到莫名的燥热。脑海里全都是小A健美的身体,和他尺寸惊人的东西。

   越想不想他,越感觉挥之不去。那个东西一次次的出现在我面前,下体就忍不住的去感觉,感觉那样的一个东西进来是如何的触感。??

   燥热挣紮之後,我忍不住想偷偷的心理放纵一下,手模着下体,呀,竟然已经湿透了。这试探性的一摸,就让我的手指再也无力再从内裤中挣脱出来了。

   右手滑到乳头,轻轻点弄,左手在内裤里,舍不得碰到小豆豆,只是蜻蜓点水的抚弄阴蒂两侧。幻想着小A正伏在我的身上,他健美的小腹正与我的小腹亲密接触着,宽阔的胸膛压在我的乳头上,在我耳边亲吻着我的耳垂,下体的东西也正顶住我的阴道口,我淫荡的水水正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浇在他的大龟头上融进他的马眼……啊!我忍不住用手进入了我空虚的下体……以後在聊天,形式上虽然和以前一样,但是心里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到那天想着小A自慰的事情,对他的感觉也不只是觉得他是一个,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弟弟了。男女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可是越是想到自己已经结婚,越是想到年龄的差距,越会感到莫名的兴奋和刺激。

   从此和他聊天,我也故意穿的比较性感,睡觉时候穿的丝质吊带睡裙,也直接穿着坐在电脑前和他聊天。

   有时候虽然全屏看电视剧,只是和他说话,也会莫名的感觉到视频那边的他,肯定在盯着我的身体看,越是这样想,身体越是燥热,越是有种想被男人偷窥的感觉。可是冷静下来的时候,又感觉这样是不对的,一边矛盾,一边又忍不住去碰触这种刺激感。

  一天,我吃过晚饭,和往常一样打开电脑。立刻弹出了他的消息。

   「姐,救命啊。」??

   「怎麽啦?」

   「太阳能坏了,这麽热,不能洗澡,去你家借用浴室好不好?」 「呵呵,那就来吧。」 你来我往的几句,我随手就打出去了,可是打出去我就後悔了。大晚上的,应该让他来吗,邻居看到男人晚上来会不会不好,会不会发生什麽呢……又或者,是不是我内心也想发生些什麽呢,算了,还是不要让他来了。

   我手还没到键盘上,他的头像已经黑了……算了,也没什麽的,一会就走了,他也许只是单纯的想借用浴室,你也不是那样的人,我安慰自己。

  几分钟後,门铃响了,他出现在我家门口。我赶紧把这个比我高两头的家夥迎了进来。

   虽然天天聊天,但是第一次到我家来,反而没有在QQ上那麽自然了。

   寒暄两句後,他便抱着他的东西去洗澡了。我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里面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音,水声,想到他正脱得乾乾净净在我每天洗澡的地方,一种刺激感油然而生,也许这就叫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吧。

   我又不禁想到了那天看到的,包在他内裤里的东西,脸开始燥热起来,睡裙下的双腿也不自觉得夹紧了。

   不行,转移注意力,我拿起遥控转台,努力想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视上,可是越是想不去想,他裸体的样子越是浮现在我的眼前。

   煎熬的十来分钟终於过去了,浴室门开了,他拿毛巾擦着头发出来了。

   我一擡头就愣了,他浑身只穿了一件平角内裤,蹚着老公的拖鞋,下身的东西紧紧的包裹在内裤里,轮廓明显。下身的毛毛一直延伸到肚脐下,几块腹肌匀称健美。

   「你,你怎麽这样就出来啦?」我一时语塞了。

   「晾乾了再穿,习惯了,没事吧!姐姐,聊天视频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呵呵……」 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麽了,「你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我跑到厨房,倒了杯水,平息了下,才走出来。这时候他已经坐下了,还拿起遥控调台。我也故作镇静的坐下了。

   「姐姐,你自己住这麽大的房子,可真好。」「呵呵,好什麽啊,你以後有空就过来玩……」 我一边支会着,一边忍不住朝他瞄了一眼,发现他的目光正停留在我的大腿上,我这才注意到,坐姿让本来就很短的睡裙显得更短了,他现在似乎可以看到我的内裤了吧。

   一想到这,巨大的刺激让我似乎一直紧绷的神经瞬间瓦解,一股热流冲到小腹,不好,我可能湿了。我赶紧慌乱的站起来,拉了拉裙摆,说我回屋一下。目光在他那里扫过,他的东西似乎萌动了,好长的家夥似乎要蹦出来,我赶紧走向卧室,想逃离这种尴尬,可是这时,他迅速的站起来,抱住了我。

   「姐姐,你太性感了,我想要你。」

   我慌乱的想推开他,「你别、别这样,我可是结婚的人,你这是犯法……」 「不,姐姐,我就想要你,要完了你去告我吧,我坐牢也愿意。」 「可是、可是你这是伤害我,你愿意伤害我吗?」」 「姐姐我知道你也想,我给你发的歌里面有病毒,我可以偷偷开你的摄像头,我看到过你的身体,看到过你安慰自己,我知道你也想了……」 我听到这脑子里轰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莫大的羞辱感,让我不知道说什麽了。

   他趁势把我抱起,扔到了沙发的卧榻上,接着伏到我身上。我下意识的推着他,可是似乎这只是最後的无力抵抗了。

   他一把拉下我的肩带,我的乳房立刻跳了出来,他低下头便吻了上去。我推着他的头,也阻止不了他的灵活的舌头在我乳头上打转,一阵阵快感袭来,我感觉自己就快要屈服了。

   他腾出一只手,摸到了我的大腿内侧,我一惊,便想推开他的手,可是以我的力气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他顺利的摸到了我的内裤上。

   「啊……」他摸到我下面的时候,我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嘴里也不自觉的出了声。

   他伏到我的耳边,「都那麽湿了,姐姐还说不想。」 暖暖的气息吹到我的耳朵里,我浑身就像触电一样,羞赧的扭过头去,他坏笑一下,又伏到了我的乳房上,左右轮流的亲他们,故意在乳头周围画圈,然後轻轻的用舌尖点一下乳头,手也是在我的睡裙里左右滑弄着,轻扫着我的豆豆周围,却又不去按压豆豆,最多也只是像是不经意般扫一下。

   这种种手段弄得我身体里的火山瞬间爆发,阴道里像是有万只蚂蚁在咬着我的阴道肉壁,我的呼吸浑浊,沈重起来,腿不自觉地分开了,原先推着他的手也似乎在按他更用力。

   他猛地含住乳头吃了两口,同时手也一拉内裤,实打实的按在了我的阴蒂上。

   我经不住刺激,啊的叫了一声,他顺势亲到了我的嘴上。我本能的和他吻在了一起,一切负罪感都被快感打败,手也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一手搂住我接吻,一手在我的下面,因为我早已洪水泛滥,他轻易的就把中指插了进来。手掌贴住我的阴蒂,一面摩擦,一面用手指在里面搅动。我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他也贪婪的允吸着。

   我闭着眼和他吻了很久,他起身把手拿出来拉我的内裤。我配合的擡起一条腿让他顺利的脱下来,这样内裤就淫靡的挂在了我的另一条腿上,我的睡裙早已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一块布,成了一条挂在我的腰间。

   他起身拉下他的内裤,巨大的东西蹦了出来,大概有十八九厘米吧,比老公大太多了,龟头像一个小鸡蛋一样,他早已骄傲的挺起,马眼处还涌出了不少晶莹的液体。

   光是视觉上就太震撼了,看到他,我感觉自己下面一紧,阴道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这样的东西马上就要进去了,一股热流流了出来,我感到这股液体顺着我的屁股流了下来。

   女人身体最兴奋的时刻,就是她知道要进来但是还没进来的时刻,那种刺激,将会唤醒每一丝雌性本能。

  他把我的腿分了分,然後趴在了我的身上,龟头正对在我的阴道口。抱着我,手伸进我的发根,和我接吻,下面的东西在我的阴道口上滑动。

   我迷离的和他接吻,期待着他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手腿也和八爪鱼似的,紧紧环绕住他。可是他似乎并不着急,只是在口上滑动,有时候腾出一只手,拿着东西伸进一个龟头就出来。我用力挺身,可是他却故意後退。

   我感觉下身越来越痒,忍不住睁开眼睛,「你进来吧…」我竟然不知羞辱的说出这麽一句。

   「什麽?姐姐,你说什麽?」

   「你快进来吧……」

   「好啊,姐姐我要你求我……」说着,他又拿着他巨大的东西,插进了一个龟头。

   「你,你别逗我了。」

   「姐姐,你求我插你,你自己也会更舒服的。」说着,他又把手按住我的阴蒂,摇动起来。

   「啊……额……啊……」我下身插着他的龟头,又被他刺激最敏感的地方,忍不住呻吟起来。

   「姐姐求你了,快插姐姐吧,插进姐姐的身体里……」 说完,我感觉更兴奋了,感觉自己的淫荡在一个比自己小那麽多的男孩面前暴露无遗。

   「哈哈」他得意的笑了,用力一挺,尽根没入了我的阴道。

   太大了,我浑身一颤,感觉到他顶到了子宫口,探索到了老公从没有到过的地方。他缓缓的动了起来,我也渐渐适应了他的Size,快感越来越大,我疯狂的找他的嘴巴,吸吮他的舌头,他也越来越快。

   「姐姐,舒服吗?」

   「嗯,舒服,啊……啊……」

   「舒服就说出来。」

   「啊……啊……姐姐要死了,姐姐要被你玩死了……啊……啊……插我。插我……」 他也开始毫无保留的用力,没多久,我们双双达到了高潮……


【完】
上一篇:接风小少妇 下一篇:南方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