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淫乱游戏
淫乱游戏

淫乱游戏

快过年了,他告诉我他父母要回老家过年,他自己在家看屋,他父母都是高干,在一处青山绿水的宝地有一幢别墅,他想过年时约上我家人还有强叔和山子一家一起去别墅住几天,并告诉我安排了一些有奖的性游戏,年少的我自然被深深吸引住了,我无时无刻不盼着这天,我几乎天天在想会有什么样的场面和游戏,充满了好奇神秘和渴望。


  自从有了几次的欢聚以后,我突然觉得人性的本质和世俗并不是对立的,只是看法角度和最后取向不同,一些些道貌岸然的人背地里的勾当才为人不齿呢。


  就拿我们一家来说,生活的很真实很幸福,没有什么可避讳的,人与人之间关系很近。


  洪波的父母陪他爷爷去北戴河疗养了,他爷爷是高干,在青山绿水的莲花山腰有一栋别墅,洪波约了我们还有其它人一起来相聚,节日前夕,继父和我们母女俩就应邀来到他家,好大的别墅哟,一个大院,四周绿树鲜花环抱,一幢二层楼的歌特式建筑,后面是一个十米见方的泳池,水清见底。


  应邀的人都来了,有强叔和强婶、山子和山嫂,还有大姑再加上我们一家共四男五女。大家兴高采烈地聚在一起,洪波把大家安顿好了,吃了饭,让大家先休息完毕,接近傍晚就把大家领到了二楼的大厅里,沙发和茶几都挪到了厅角,上面已经准备了香蕉水果、啤酒饮料小食品等,厅的角落架着家用摄影机。


  我们五个女人一齐进了洗浴间,不愧是高干家庭,连洗浴间都气派,一个能容下三个人的圆型浴盆,我们简单洗了,就各自换上了“派对”内衣,强婶年龄稍长,她穿了件黑色的网衣,像张鱼网一样,把身体分成半扑克牌大小的块块,雪白的肌肤和黑色搭配的格外醒目,两个坚实饱满的奶子从空中探出,下面那块三角地阴毛倔强地突起;山嫂只比母亲小几岁,有着少妇的浪味,她穿的象比基尼般的兰色内衣裤,只是两个奶子和下面三角地的地方是露空的,大姑更是尽显骚女本色,下穿粉色丁字裤,穿裆而过的细带把她的阴唇分在两边,淡黄色的阴毛爬满两侧,充满了诱人的神秘,上面则是用彩绳般制成的两个凌形框似的东西,扣在胸上象被绳绑了一样,挤的本来就大的两个奶子突起的有些夸张,妈妈比较传统,穿了胸罩和窄窄的三角裤,只是用纱制作的,隐约看到女人的一个中心两个点,我年龄最小,下身穿了件白色的超短裤,齐到腿根部,后面露出少女白嫩光滑的下半个屁股蛋,前面在我走动时裙摆的飘动,若隐若现地暴露少女的桃花源,上身穿着托胸服,也就是像乳罩般的东西但只在乳球以下,托起本来就已经上翘的少女酥胸,显得小巧动人。我们互相欣赏了一会,化了艳装,又各自在自己的乳头和阴唇尤其是阴蒂上涂了夜光口红,强婶还拿出了她的一瓶特殊香水给大家喷上,香味特殊,居说是提高性欲和催情的。


  这时男人们都聚在大厅饮酒看着影碟,环形窗帘已经拉上了,灯光也打到暗的花彩灯,像酒店舞池里的灯光相仿,屏幕上是外国男男女女的群交场面,我们五个女人依次出来,乳头和阴唇的夜光闪闪,博得了他们的震耳掌声和垂涎的贪婪目光,他们都跳起来,各自抢了个女人搂到怀里,又摸又亲的,弄的一屋子都是女人的惊叫和勾魂的呻吟浪嗥声,这时灯突然大亮了,大家一下子愣了,原来是洪波开了大灯,他示意大家暂停,然后说,今天我们要玩很多游戏,赢了有奖,输了要罚,大家一听兴趣就来了,这无疑比以往的聚会更刺激。洪波简单地说了游戏的种类和规则,大家都兴奋地跃跃欲试。由我来当裁判和法官。


  游戏一:闻鸡辩人。


  游戏的内容就是四个女人全带着眼罩,对面站着四个男人,女人各自爬到男人面前,除了口交,不得用身体其它部位碰男人,在没有视觉的情况下通过口交对男人鸡巴的感觉和记忆猜出对面的男人是谁。用时最短而且猜对的为胜者。


  男人们迫不及待地除衣裸体站成一排,女人们像被驯服的小猫一样在男人对面跪着等着我的发令,当她们带上眼罩时,我检查确保她们看不见了,就让男人们互相换位,随着我一声令下,女人们争先恐后地扭着她们雪白的大屁股爬向了男人,当感觉快到的时候,就小心地跪直了身,伸长舌头去捕捉男人的鸡巴,男人们都背着手,不敢发出声响,山嫂第一个含住了继父的鸡巴,她凭感觉知道不是山子的,可男人的鸡巴是可以变的,最硬的时候和半软甚至不硬的时候是很难分清是谁的,所以山嫂不断吮吸着,待到继父最硬的时候去感觉是谁,母亲含住了未来女婿洪波的鸡巴,洪波年轻,已经早已硬起来了,母亲时而吸裹时而停顿,在心里想肯定对方是谁。大姑对面是强叔,她感觉到不是继父就是强叔,但强叔和继父的鸡巴太相似了,所以她想最后确定一下,所以就故意用力裹着,想通过对方的喘息声来分辫,强婶扭动着她的大屁股,最后一个裹住了山子的鸡巴,这个性大如牛的老妇有些忘了游戏的内容,边吸着边说,好大好硬,我现在就想要,边哼着边两手托着她的两个大奶子乱揉,弄的大家都捂嘴而乐。


  还是妈妈聪明,她猜到对方年龄一定很少,不然不会那么快就硬到了极点,而且有了稍许精液溢出,结果妈妈得了第一,其它人也猜对了,强婶猜成是继父,大家哄的一声围着她起哄起来,强婶毫不在乎地说,我认输呀,你们都来操我呀,洪波说没那么便宜你,要挨罚,按游戏规则来。


  挨罚的方式是她仰面躺在地上,我们四个女人依次仰面躺在她身上,然后让强叔挨个操躺在她身上的女人二十五下,四个女人正好一百下,而且她要查清查准了,不然就要重来,就是让她感觉她老公不操她,在她的身上操别的女人的感觉,这对强叔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强婶有点不情愿地先把强叔的鸡巴含吸硬了,然后躺在地下,大姑第一个躺下,这种感观刺激已经让所有的人开始亢奋起来,两个女人叠罗汉般合在一起,强叔跪下,压住硬起的鸡巴,也不要前奏了,大姑的逼已经淫水流淌了,强叔一把扯断了她的丁字裤,把大姑的逼崩了一下,大姑惨叫了一声,这一下激发了男人们的强奸欲望,强叔长趋直入,其它男人把他推压在大姑身上,最下面的强婶被压的查数的声音都变了音,大家放肆地大笑起来。


  这时场面很壮观,被操的女人在叫,强婶在下面查数,男人们已经忍不住了,大姑意犹未尽地下来就被山子直接抱着从后面插了进去,其它依次是我妈、山嫂和我,我下来时,看见山嫂和继父在沙发上正在观音坐莲呢,强婶有些没缓过来,在地下喘息,强叔怕亏着,抱起我把我放在茶几上,掀开裙子就用他那还有胡茬的嘴啃我的逼,我不能自控地扭着呻吟着。


  这时洪波说等一等还有好几个游戏呢,女人已经顾不得了,男人说道,受不了了,先打一炮再接着玩,这时强婶一把抓住洪波,翻身骑在他身上,报复般地两指夹住他的鸡巴根部,用力地坐了下去,洪波全身崩紧阿了一声,强婶像疯了般地坐在他身上,屁股用力地前后上下舞动着,洪波被她带动着身体上下串动,强叔的嘴弄得我的逼全是口水,湿漉漉的,妈妈可能心疼我,刚走过来,就被强叔一把拉过来摁在了两腿间,刚操过四个女人逼的鸡巴还带着淫液,一下子塞进了妈妈的嘴里,身体像通了电似地有力地抽插着,我听见妈妈几乎难以忍受的呻吟声。


  大厅里各自为战,大姑和强婶的声音最清楚也最大,我侧眼一看,大姑两眼翻白,淫像百出,性感的舌头在嘴外下贱地搅动着,一付欲死的样子,胸上的“绳框”被山子拉紧着控制着身体,两个奶子被勒得都有些发紫了,这似乎更让她在这种几乎虐待中得到了快感,山嫂的比基尼已经被继父撕扯的不成形了,她就那么面对面和继父抱着,两手死死搂住继父的脖子,屁股每次坐到底时就左右使劲摇摆一下,似乎要把继父的鸡巴拧断一样,继父用力地往上挺着,两人的合力让山嫂的大白屁股挤成了平宽的样子,厅里女人的浪叫、男人的发力怒吼此起彼伏,让人一下子回到了原始的蛮荒,这里只有性和放纵,没有什么别的区别和比较了。


  强叔突然把我放到了地下,分开我的双腿,一只大手有力地按住我的肚子,另只手支起我的双腿,往自己胯前一拉,我感到他的龟头不可抵抗般地冲进我的阴门,挤开我的阴道,直顶我的子宫,巨大的冲击力冲击我的内脏,直通心腑,让我一下子有些晕眩,几乎窒息,连叫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感觉到他有力的抽动和撞击,似乎在报复和虐待一样,他一手抓过母亲,野蛮地抓住母亲的头发,按向了我的腹部,就这样,他一会从我逼里抽出鸡巴插在母亲嘴里捅了几下,一会又拿出来再次插入我的逼里,我的逼有他的精液我的淫液还有母亲的唾液……这时,他突然看见茶几上的香蕉和奶油,就掰下一只,在奶油桶里搅了一下,拿出来时我看见这只巨大进口的巴西香蕉沾满了奶油,他一手掐住香蕉的把部,侧过头来看了看母亲阴户的位置,一把撕掉母亲的薄纱内裤,先在阴门处划动几下,母亲稍微感到一些凉意,还没明白,就觉得一个巨物冲进了她的体内,不由得嗥的一声,头高高仰起,身体象触电般抖动抽搐着,强叔就这样控制着我们母女,一边用力地操着我,一边肆意地用那只巨蕉抽插着母亲,不时用另只手猛扇母亲的硕大屁股,母亲爱虐般地惨叫着,屁股出现了紫红的手掌印,伴着屁股的抖动,不时有混有淫液的奶油从她阴道里滴了出来。


  洪波这时把已经有些疲惫不堪的强婶压在下面,他把强婶的双腿向上举起,按向强婶的两肩,随即他半蹲着,身体前压,这样强婶的逼就冲着天了,洪波全身以腰为主,大幅度地操着强婶,时而突然拨出鸡巴,然后又野蛮的用力操进去,有时一下没对准,就捅到了强婶的尿道和阴蒂上,强婶就痛的抖一下,嘴里喊到,小哥哥……喔喔……饶了我吧……你狠狠操我吧,洪波三两下就把强婶的网衣撕得成了风网衣,强婶全身的肉摊了出来,在洪波的冲击下成了一浪浪的肉浪,洪波突然搂背抱起强婶,走向了能旋动的餐桌,这桌子一米二圆径,是他爷招待客人的,他把强婶仰放在桌面上,回头喊了大家一声,说都到这来,男人们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意识,呼喊首各自抱着怀里的女人啷呛地来在桌前,走动中也没舍得把鸡巴从逼里拿出来,强叔一手抱着我,鸡巴在走动中用力向前顶着,我双手搂紧他的脖子,两腿卡住他的腰,屁股贴紧,生怕胀满我阴道的鸡巴滑落出来,强叔另只手仍掐着香蕉顶着我妈,妈妈慢慢站起随着强叔的控制两腿艰难地来到桌前,像一个被押解的犯人。


  我们五个女人被仰放在旋转桌面上,头冲里,也就是桌的中心部,屁股正好落在桌的边沿,双腿并起抬举指向天空,和桌子成直角,男人们围桌站一圈,一个个淫欲若狂,近乎狰狞,我左面是山嫂右面是母亲,母亲仍被强叔的香蕉控制着,特别的感受让她无力的但又渴望继续地喘息着,大家各自重新调试着新环境的操逼感觉和适应,然后就听着洪波说了声“转”,男人们默契地插出鸡巴,逆时针转了下桌面,这样我们五个女人就被送到了下一个男人的胯前,临近母亲的男人就接过香蕉边操着别的女人,边用香蕉捅着母亲,洪波还戏称这叫“俄罗斯转盘接力赛”。


  桌上比男人多了个女人,这样男人就有了选择性,有时有的男人就把香蕉插到邻旁女人的逼里,妈妈终于有了男人的轮番操弄,我不知道他们转了多久,反正已经近乎失去了理智,这种新奇玩法刺激了男人的本能,有时他们故意在转动时不拨出鸡巴,让自然转动的惯性把鸡巴突然逼里硬别了出来,女人们会感到阴道的一面侧侧壁被斜着划了一下,直通心腑,刺激很大,五个女人的高潮此起彼伏,几乎麻木了,分不清头上的男人面孔,只觉得逼里的鸡巴像轮奸你一样,一个出去,另一个会更有力地进来,直没入底。


  男人们似乎找到了规律,越来越熟悉,嘴口喊着节奏,有时转动幅度很大,一连跨过几个女人,突然停止,利索准确有力地插进你逼,让你有种突然的感觉,很刺激的,女人们被往复转的有些晕眩,但谁也没力气让他们停下了,这个时候,男人们像上足了劲发条的闹钟,除了他们最后狂喷穷射,是没有什么力量让他们停下来的。


  我们五个女人仰躺在转桌上,任凭四个男人拨动着转桌,任其选择地轮操着,随着转动的晕眩,只有强烈地感到男人的鸡巴像是一只机器电棍一样,肆意地在我们的逼里搅着、捅着,仿佛要透穿你的身体,全身都在随着他们野兽般的抽动在条件般地抽搐着,我们只能看到一张张晃动着的狰狞的带着淫笑的脸,分不清是谁在操自己,只感到一种虐待受刑般的快感在被动地享受着,女人已经没有力气叫出声了,已经整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的正常清醒程度已经快到了极限,这时他们也疯狂到了极点,只听着洪波一声喊,说冲刺,转桌突然一下停了下来,我感到一双有力的大手牢牢掐着我的腰,我简直快透不过气来,下身被强烈地冲撞着,我忍不住哇哇叫了起来,其它四个女人也发出了悲鸣,像一群被宰割的羊群一样。


  男人们带着征服者的嗥叫,在一片竞赛般的抽动中终于发出了怒吼,已经不知道谁第一个抽出沾满淫液的鸡巴,一只手打撸着,射出了强有力的精液,像雨露般洒向了女人,这时圆桌又缓慢转动起来,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我们第个女人的身上都落有他们尚带着体温的精液,大家都无力地垂下双腿,像一群被烫过的绵羊一样,浑身颤抖着,无力地喘息着,大姑和我在这突然失去的抽插中陡然来了高潮,随着阴道的痉挛,突然感到无力控制自己的小便,随即形成一道弧线尿了出来,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浑身感觉不是自己好象成仙了一样,我随即身体不能自控地抽搐着,小腹也痉挛地带动上肢和头不时地向上挺着,男人们像欣赏壮观的瀑布一样瞪大了眼睛,这种奇观不是每次都能看到的,随即妈妈和山嫂也喷射了出来,男人们就争抢着去接女人们喷出的高潮淫液,像淋浴般地开心喊着。


  他们随后俯身满意地看着我们,好像欣赏他们征服的战利品一样,几双大手粗暴地在我们身上抚摸揉搓着,把我们身上的精液涂遍了全身,每个女人都成了亮铮铮的精浴美人,博得了男人们一阵阵笑声。


  他们把我们依次抱倒地毯上,我们瘫软着仿佛仍然在转动的感觉里,男人们围着我们坐了一圈,大汗淋漓的他们喝着啤酒,抽着香烟,不时给我们女人灌上一口,兴奋地谈论着刚才的感觉和体会,互相炫耀夸奖着,还不时把燃到一半的香烟嘴插在我们的逼上,当成了人肉承烟的香烟器具……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妈妈把我抱到浴盆里我才缓了过来,女人们泡在浴盆里,相互倚偎着,擦洗着,渐渐恢复了,强婶气的说,你们都喷了,就差我了,还是这些带把的没侍候明白,大家笑了起来,安慰她说你不知道喷射时全身是多难受,这时男人们也陆续进来洗淋浴,继父听强婶这么说,当时就一把把她拉起来平放在浴盆的宽沿上,左手按住她的小腹,右手两指并着就插进她的逼里,手指在逼里往上抠,我才知道女人的G点就是刺激喷尿的主要部位。强婶难以忍受地想起身,但山子和洪波进来,各按住她的肩和腿,继父就更用力地快速抠着,幅度很大,强婶疼的杀猪嗥叫着,本能地用力四肢乱蹬,肚子也明显地开始起伏甚至抽筋,她瞪着大眼,脸上的表情近乎吓人,嘴里已经由嗥叫变成了撕心裂肺般的哭嗥,随着继父猛地一出手,一股尿箭喷了出来,打在墙上夺夺有声,她身体不规则的抽搐着,嘴里发出古怪的嗥叫,随即肛门一松,扑的一声,连大便都失禁了。


  我们女人惊叫地从浴盆站了起来,拿起小盆就向她下身泼去,一时浴室里笑声一片,强婶还在抽搐着,我们不停地给她泼水,好半天她才无力地停止了挣扎,满意地闭上了眼。


  游戏二:推车送货。


  游戏内容就是女人双手支地,男人站在女人后面,女人双腿夹住男人的腰,在男人的推动下双手支撑爬向对面,用嘴叼起盘中的苹果,转身还是这样回到出发点,放下苹果,在这样去接着叼,用时最短,叼的最多的为胜者。但在游戏中必须是边做爱边游戏。而且身体不能触地。


  这次强婶做裁判,大概是考虑她最胖年龄也大,怕她总是输吧。经过抽签,山子和我、洪波和妈妈、爸爸和山嫂,强叔和大姑。


  我们先在同一起点上,身后是一个小筐,那是有来盛装“货”的,前面五米远各有四小堆苹果,听到强婶一声开始,女人们先忙着跪下,快速地吸吮男人的鸡巴,等男人鸡巴硬的足以插进逼里时,迅速转身,在男人的配合下两腿夹腰,男人们争先恐后地操进逼里,边操动边推着女人前进,女人两手支地,在行进和操逼的颠簸中开始奔向目标,好刺激的场面呀,有时有劲使不上,女的爬快了,男的鸡巴就会脱落出来,所以要配合的相当默契。


  我强烈地感到山子的鸡巴在我逼里上下跳动着,搅得我心腑一阵乱颤,不能自已的我几乎要扑到地下,但听到他喊加油,我们必胜,随即鸡巴鼓励我一样向前一挺,我就这样深一下浅一下地行进着,强叔可能有些落后,他心一急,一分神,鸡巴就软了,在大姑那总是亢奋的逼里被毫不留情地挤了出来,大姑按照规则忙停下来,疯狂地吸裹着他的鸡巴,还双手揉搓着奶子,媚眼动情地撩着强叔……就这样,女人在回程时没有了呻吟,因为那样会使口含的苹果脱落,所以就那么忍着,只能心里默默感受着猫手抓心般的刺激,随着男人驾驭坚决地向前向前。


  欲望强烈的山嫂在爸爸的笨拙而又有力的戳操下来了高潮,她突然松开苹果,原地兴奋地大叫起来,苹果随即滚到了一边,爸爸抡起手掌,向她那还在颤抖着享受高潮快感的大白屁股,狠狠打了几巴掌,一下子山嫂的白屁股上就有了一片紫红,就像赶马一样,山嫂嗥叫着听话的爬向失落的苹果,继父在后面一溜小跑一样,一颠一颠的,弄的山嫂的两个大奶子晃动的吓人……就这样,男人们渐渐熟练地驾驭着女人,不时喊着赶车的口令,拍打着女人的屁股,还要时时掌握和女人结合在一起的“杠杆”,整个大厅一片“扬鞭催马送粮忙”的景象,简直是一台大型的舞蹈,歌颂着淫男浪女自由呼吸的性爱。


  也许我年龄小体质好,再加上逼紧,山子的鸡巴也粗长,我们很轻松地拿了第一。山子把我放坐在他腿上,一边轻轻揉搓着我的奶子,一边奖赏般地操着我,我们一起边享受边看着剩下三对的竞赛。


  游戏结束,山嫂因为半途骚性大发,结果和继父的组合得了最后,按游戏规则惩罚让两个人做“风火轮”,就是让山嫂头和背着地,身体和腿折到头部,这样屁股就冲着天,逼就在最顶端了,两个把紧固定好她,继父被两个男人分抱头脚抬着,身体面向地和地平行成直直的一条,然后鸡巴插进山嫂的逼里,像一个轴一样,然后两个男人旋转动继父的身体,除了鸡巴在山嫂的逼里其实都是悬空的,这样以鸡巴为轴转动,就叫“风火轮”。


  两个男人转动继父根本不管他的感受,继父像个电扇样在山嫂的上面旋转着,山嫂杀猪般的嗥叫,继父也因为逼和鸡巴在转动中的不吻合形成的扭力而吼叫着,直到规定的时间到了,才被放下来,我看到山嫂的逼红红的,继父的龟头也是红的,山嫂卷曲在地下形成一团,继父也受了虐待般地蹲下了身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对胜利者的奖励是“山羊跳涧”,也就是四个男人躺在地下头脚相连成一条线,四个女人分别守住一个男人,要不停地刺激男人,包括口交,手撸等,反正就是让男人时刻保持鸡巴都是在硬的状态,作为胜利者的我,从最后一个男人开始,跳在他身上方,两脚分开落在他腰处,然后下蹲,这时守着的女人让开,我观音坐莲享受男人性交,次数和动与静都要听我指挥,直到四个男人全射为止。


  这时四个男人已经被吸吮硬了,我开始跳了,真的很好玩,我就这样从最末一个跳到最头一个,看到男人像奴隶般听我指挥,女人像仆人一样伺候着让我享受男人,我真有种公主般的感觉,那天我直到蹦累了才命令四个男人依次加速射精,简直是妙不可言,看着四个女人在舔食整理清洁我留下的淫液和男人的精液,感到一种莫明其妙的满足感。


  那两天我们玩了好多游戏,不断激发着我们的性欲一浪高过一浪,最后是自由性交阶段,就是毫无顾忌地自由选择、自由性交,把自己身体里的欲望全发泄掉,那是个疯狂的场面,后来大家都累的躺在地毯上,男女九个白条条的一片,我至今也难以描述,洪波把当时的场面过程全录了下来,一家给了一个刻录盘,至今我还津津有味地时常欣赏着,谢谢各位狼友的期待,希望你看好就给予指正或伸出你的宝贵手指顶一下。


   【完】


  
上一篇:小鬼玩妈妈 下一篇:表哥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