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儿子的欲望
儿子的欲望

儿子的欲望

儿子十五岁那年,一个夏天的晚上,已将近十点钟了,张新新仍未回家。儿子于是拿了电筒,走出家门,朝着母亲回来的路上走去。那个夜晚没有月亮,夜色如墨,四周寂静无声。经过一块菜地时,儿子听到路旁传来一些异响,便循声悄悄摸了过去。原来菜地中间有一个地窖,顶上覆了茅草,有灯光透过茅草的间隙射了出来——那声音便从地窖内发出。儿子凑到一个缝隙跟前,偷偷地向内观瞧。


  只见里面灯火通明,四周站满了人——全是男的,却都赤着身体。儿子数了一下:一共有二十多人。他们都望着中间——声音便是从那里发出的。由于视线被挡住了,儿子看不到中间有些什么,便换了一个缝隙,正好看到中间:中间放了一张大木床,一个赤条条的男人趴在上面,身体前后运动着——他的身下还压着一个人——却好象是个女人:原来,他正和那个女人在进行性交——儿子大惊:


  心中有了一种怪怪的预感。


  只见那个女人仰面躺在床上,躯干被男人的身体遮住了,伸在外面的四肢都裸露着——她显然也赤着身体。儿子再看那女人的面容:她的面容——儿子揉了揉眼睛——这不是母亲吗!?——预感应验儿子的心跳加快了:母亲是自愿的,还是被迫——可母亲却一动也不动:她面无表情,双眼盯着上方,似乎麻木了……那个男人停下不动了,从母亲身上爬了起来,儿子的眼前顿时一亮:母亲那丰腴白嫩的身体完全裸露着——那黑黑的阴毛特别显眼……「这娘们儿真厉害——十分钟就抽干了一个……」这时,又上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形容猥琐,躯干短小,又黑又瘦——下面的家伙却大得吓人:黑黑的,就象下面竖了一条很粗的擀面杖。老头站到母亲的腿间,慢慢跪了下去——他的双臂支在母亲身体的两侧,慢慢俯下身去——竟用嘴噙了母亲的乳头,开始吮吸着……他的舌头从母亲的颈部,一直舔到了下身……一双干瘦的黑手,在母亲丰腴白嫩的身体上,到处乱摸着……最后,老头趴到母亲身上,搂住了母亲——他的身体向前一挺,母亲立刻就呻吟了一声:儿子的心跳骤然加快——老头把那个大家伙插进母亲的身体了…………老头双手卡住母亲的腰部,身体前后运动着:那黑瘦短小的躯干压在母亲丰腴白嫩的身体上,形成很强的反差……「都半个钟头啦!老家伙还干呢!」老头不再动了,只是紧紧搂住母亲……老头终于从母亲身上爬了起来:那东西已垂了下来,却变得小了许多,几乎缩了回去——母亲却似乎和刚才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身上也看不出什么变化。「这娘们儿真是个母老虎,差点没把我这玩意儿夹断!换了你们,早泄了十八回了……不过,以前我干过的那些娘们儿,都让我整得死去活来。今天倒反过来了……」此时,母亲的身上又已压上了一个小青年……从他们的交谈中,儿子才明白:他们是一伙外地民工,返乡在即。几天前,他们在大街上偶然看到了母亲——刚才的这个老家伙看了母亲的相貌,便认定三四十岁,处于「虎狼之年」的母亲正是那种能给男人最强烈的刺激,身体承受力极强的女人。于是这帮家伙淫兴大发,便暗中跟踪着母亲。今天晚上在这里截住了母亲,终于得手了——从九点钟一直干到现在。母亲开始还拚命反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磨,再也无力挣扎——已然麻木了,只有默默承受着。


  这帮家伙轮流在母亲身上发泄着,方法多种多样。有几个家伙还轮了两三次,那个老头轮了四次……最后,上来了一条个头极大的黑狗,是条大狼狗:那条狗张着嘴,伸出了长长的舌头——儿子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那条狗便蹲在了母亲的下身上,然后向前一趴——母亲突然惨叫了一声,就昏了过去:原来,这帮家伙让这条正处于发情期的公狗,和母亲进行人兽性交……大狗用舌头舔着母亲的胸部,显得很兴奋……完事后,大狗又舔食着母亲下身里淌出的液体…到他们都离开时,已是后半夜三点钟了。下面已没了灯光,儿子于是打开了电筒,下到了窖里,走到母亲身旁。灯光射在母亲的脸上:只见母亲仍旧躺在那里,面无表情,双眼紧闭,一动也不动;灯光又扫到母亲的下身:那浓密的阴毛已黏成了一片,下面的那条缝隙正微微翕张着,不断有黏液从里面涌了出来,淌到床板上,已浸了一大片——儿子感到自己的阴茎已然失控了:张新新的身体第一次真正激起了儿子的性欲。


  儿子完全被母亲的身体吸引住了——任凭这帮家伙在身上翻云覆雨,母亲却是屹然不动:那个老头所说的确是真的——儿子喜欢看到母亲被许多男人强奸,并希望自己——儿子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新奇的,前所未有的想法:和自己的母亲进行性交,即进行母子性交。


  那天晚上,儿子把张新新背回了家,给她洗净了身子:儿子给张新新洗浴时,她一动也不动,任凭儿子摆布……太阳升起来了,张新新和儿子躺在床上,已然睡着了:母子二人赤裸着身体,相拥而眠,两人身体交织在一起……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了张新新的身体上——张新新仍未醒来。儿子已睡醒了,便爬了起来,将张新新的身体轻轻展开了:母亲的身体完全放松着,没有丝毫反应。儿子跪在张新新的腿间,第一次仔细地观看着母亲的身体。


  张新新此时刚四十岁,正是一个女性生理上最成熟的时刻:她体形匀称,体态丰盈,皮肤白皙光润;短发整齐柔顺,容貌朴素大方,只眼角稍稍现些鱼尾纹——反而更显出风韵了;细颈削肩,上臂修长,乳房饱满坚挺;细腰肥臀,大腿滚圆结实——儿子不由得俯下身去,双手开始抚弄着母亲的身体:母亲的肌肤柔滑细嫩,乳房富有弹性。


  儿子的双手在母亲身上到处抚摩着,最后滑到了母亲的下身:母亲虽然久经云雨,阴毛仍是十分浓密,下面的那条缝隙微微拢着——儿子用手分开缝隙:那引诱了多少男人的洞口就赫然露出了——儿子忍不住了。


  儿子趴到母亲的身上,双臂搂紧了母亲——阴茎早已勃起,顶在母亲的阴门上。儿子将身体向前一挺,阴茎就插入了阴道——母子身体相连:张新新和刘东雷的第一次母子性交开始了。


  儿子双手卡住母亲的腰部,身体前后运动着,一下下地向前顶着母亲的下身,阴茎随之来回抽动着;母亲的乳房紧贴儿子的胸膛,被前后搓揉着——儿子感觉到母亲的身体是温暖的。


  儿子的阴茎不断膨胀着,坚挺着,龟头一下下撞击着母亲的花心。张新新虽然处于昏睡中,身体却自发反应着:阴道的下端开始收缩,握紧了儿子的阴茎。


  儿子的身体越来越紧张,动作也越来越激烈……儿子不由得紧紧搂住了母亲:


  阴茎完全进入了阴道,龟头紧紧顶在花心上——阴门也卡紧了阴茎的根部——儿子感到一股热流从阴茎内喷射而出,射进母亲的身体——阴茎一阵阵地向前涌动着,不断地将爱液注入母亲体内:母亲的体内终于留下了儿子的痕迹,这是儿子对母亲最好的爱——张新新和刘东雷的第一次母子性交成功了。


  最后,直至阴茎完全疲软了,儿子才从母亲的体内撤出:张新新和刘东雷的第一次母子性交完成了。


  【完】
上一篇:监狱凌辱 下一篇:女警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