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骚妇秀云
骚妇秀云

骚妇秀云

张秀云,随然家里的环境并不优渥,但是因为家里只有她一个小孩,人又长的漂亮,所以一直到大学毕业时,都被大家照顾的好好的,所以有些娇生惯养。


  从未接触过社会的她,大学毕业后,接连换了好几个工作,但是因为脾气的关系,每个工作都做不长久,一次次失败的求职经验,让张秀云渐渐的改变自己的脾气和工作态度。


  最后终于在现在这家公司稳定下来,从分店的主任提升到店长,再到襄理,一直到现在的分区经理。


  和丈夫认识就是在秀云当店长的时候。


  虽然唸书和之前工作的时候有很多人追求过秀云,但是当时眼高于顶的秀云从未答应过,所以当时的秀云完全沒有恋爱经验,直到遇到了现在的丈夫刘文凯。


  当时刚退伍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的文凯,因为公司就在秀云当店长的速食店附近,所以公司里的同事,经常和客户约在速食店里见面或是用餐,久而久之便和秀云认识了。


  和秀云熟悉之后,文凯和几个同事对漂亮又带点娇气,却不难相处的秀云展开了追求,相处久了之后,秀云渐渐被外表英俊,形象正直,谈吐幽默的文凯所吸引,开始和文凯交往,文凯体贴的行为、甜蜜的言语,慢慢的打动秀云。


  交往一年后,终于在一个浪漫的情人节夜晚,秀云将自己的第一次当礼物送给了文凯,当时秀云感觉到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对自己又是这么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并沒有像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得到了自己的身体之后,就渐渐对自己失去兴趣,还是对自己一样呵护倍置。


  随然文凯在夺走了秀云第一次之后,食髓知味,几乎每次约会之后都会带着秀云去开房,但是秀云一直认为这是文凯深爱自己的表现,就算是偶尔在店里听到文凯的同事之间的闲聊,传来关于文凯花心、爱上酒店的闲言碎语,秀云也固执的认为那是別人对文凯的误解。


  直到后来,两人奉子成婚之后,秀云才知道自己一直被文凯的甜言蜜语给迷惑了。


  两人结婚之后,刚开始的几个月,文凯对秀云依然是关怀倍置,每天准时上下班,回到家里帮忙做完家事之后,就陪着秀云看电视、聊天、散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文凯开始忙碌起来,加班、应酬…等等的各种晚归理由,开始出现在文凯打回来的电话里,渐渐地,文凯不再帮秀云做家事,不再陪秀云看电视、聊天,不在和秀云散步了,但是秀云还是天真的认为文凯真的是因为工作繁忙,所以沒有时间陪自己。


  直到第一个孩子出生之后,秀云偶然间看到文凯手机里,酒店小姐传来的暧昧简讯,愤怒的秀云当场和文凯发生了激烈的口角,文凯愤而甩门而出,离家两天之后,文凯带了一束玫瑰和一条项鍊,用甜的腻人的情话和恶毒的誓言,换取了秀云的原谅,两人言归旧好。


  文凯又回到了标准丈夫的行列,只是这次仅仅维持了两个月,文凯又开始以各种理由晚归,有了一次经验的秀云,开始怀疑文凯,开始透过文凯的同事,调查文凯的行踪,虽然大家都碍于同事的情谊,并沒有给秀云透露信息,但是还是被秀云逮到了文凯上酒店玩女人的证据,两人又大吵了一架,然后隔几天,文凯鲜花礼物和甜言蜜语、赌咒发誓,再次求的了秀云的原谅。


  这样的情节,一次次的重复发生着,直到有一次,愤怒的秀云直接杀到酒店,当场和酒店的经理、小姐发生冲突,虽然事情并沒有鬧大,但是让文凯感觉到面子受损,回家又和秀云大吵一架,愤而离家,当几天后,文凯心想秀云消气了,准备故计重施,带着鲜花礼物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是空盪盪的房子和茶几上一份秀云已经签名盖章的离婚证书。


  但是文凯怎么肯签字,身为军人家族的第三代,沒有照着父亲的意思当个职业军人,已经让父亲对自己有偏见了,再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鬧得离婚,而且失去他唯一的孙子,文凯不敢想像一像重男轻女的父亲会如何的生气。这也是文凯一直以来对秀云百般退让的原因。


  而秀云在留下离婚证书之后,也并不敢回家,之前和文凯发生的那些事情她也沒敢跟家里人说,因为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女的她,虽然经过几年的歷练,但是骨子里的骄傲,却让她不能接受回家后,亲戚邻居间的怜悯眼光,所以她带着一岁大儿子,在外面租了间房子。


  因为这样种种的因素,一直两个月后,文凯和秀云都沒有正式的离婚,而秀云却发现自己又再次的怀孕了,不知所措的她,曾一度想过堕胎,但是最后不忍心杀害尚未成型的小生命,只好打电话向文凯求助,让两个月来饱受思孙心切的父母压力,又不感照实告知的文凯欣喜若狂,最后秀云考量到两个小孩的将来,和文凯这次看似诚恳的态度之下,秀云再次心软,原谅了文凯。


  虽然事实证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秀云生下第二胎不久后,文凯旧态覆萌,但是秀云也渐渐的习惯了文凯这样的行为,虽然两人还是不断的为了这些事情发生口角。


  也因为秀云无意或刻意的纵容,文凯更加的肆无忌惮,甚至几次都由酒店领班小卉将醉得不醒人事的文凯送回家,一来二去的,秀云也和小卉成为了朋友。


  偶尔几次小卉喝醉沒办法送文凯回家,便会让人打电话叫秀云去接人,秀云也会顺便将小卉带回家来。


  或许是因为秀云沒有什么同性的朋友,所以对于小卉的刻意讨好,秀云很快的和小卉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好姊妹,在小卉有意无意的教导薰陶之下,秀云的思想观念渐渐地变得开放,为了挽回文凯的心,秀云甚至在酒店沒有客人的时候,陪文凯一起去酒店,把自己当成酒店小姐,陪着文凯唱歌、喝酒、玩游戏,一开始的新鲜感,果然让两人的关系变得亲密,文凯也不再彻夜不归了,让秀云对想出这个办法的小卉感到感激。


  一个月两三次的『坐檯小姐』生活,使得秀云对于酒店这样的环境渐渐地适应,而酒店小姐这样那样的悲惨遭遇(现在还有人相信这一套吗),也让单纯的秀云对坐檯小姐们的敌意鄙视降低了很多,就算后来,包厢里的客人不再只是文凯一个人,秀云却沒有感到不适应,在秀云的想法里,就算包厢里有其他的客人,但是经过文凯或小卉的介绍,其他的客人也都能了解,只是善意的调笑文凯和秀云几句,对此并不在意,所以秀云也只要坐在文凯旁边,做文凯专属的坐檯小姐,在偶尔的和包箱里的其他客人聊两句、喝一杯就好了。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秀云有了极大的变化。


  那一天秀云晚上下班后,知道文凯和一个秀云也认识的朋友阿明在酒店喝酒,秀云心想很久沒有跟老公亲热了,正好隔天是自己的轮休,今晚陪老公应酬完,再跟老公好好的激情一番。


  打定主意,便打电话跟婆婆支会一声,让小孩在公婆家住一晚,回家洗个澡,换好衣服,来到酒店后,从支支吾吾的少爷口中问到了文凯的包厢号码,秀云穿着开叉到大腿根部的旗袍,往走到的盡头走去。


  走到包厢门口,自包厢内传出让人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有过经验的秀云知道,包厢里面正有坐檯小姐在跳『湿背秀』的舞蹈,秀云也曾在包厢里只有文凯时,在小卉的指导之下,为文凯跳过一次。


  在包厢外等到一首歌曲结束,秀云打开繫着一条毛巾的包厢门,走进包厢内,包厢的音响再次响起动感舞曲,只看到一脸惊讶的阿明,和正趴在阿明两腿间上下耸动着头,帮阿明做口交的坐檯小姐。


  秀云赶紧捂着脸转身走出包厢,免脸通红的背靠在包厢门上,大口的喘着气。


  一名经过的酒店保安,因为曾经喝过一次酒,所以认识秀云,知道秀云是文凯的老婆,对于文凯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还经常泡在酒店感到很可惜,又觉得秀云为了留住文凯的心,做了那么大的牺牲,感到动容,也觉得秀云很傻,但是这并不妨碍酒店保安对于秀云成熟的身体的觊觎。


  酒店保安听到包厢里传出的音乐,和秀云脸上的红霞,知道里面正在做着什么勾当,对秀云说道:「妳老公刚刚和小卉领班又单独开了一个包厢,现在不在这间了。要找妳老公就跟我来吧。」上下看了一眼穿着贴身旗袍,露出整个完美曲缐的秀云,勐地吞了一口口水,转身在前面带路,接着说道:「就算我带妳去了也沒用,那一区的包厢跟这一区的不一样,隐密性比较好,是可以从里面上锁的。虽然在副总那里有钥匙,但是沒有什么重要的事,她是不会帮妳开门的,所以就算妳到了包厢门外面,妳也进不去,除非是妳老公帮妳开门。」回头看了脸上阴晴不定的秀云一眼,又偷瞄了秀云走动时开叉间露出的修长美腿,暗自又嚥了一口口水,心里盘算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如果妳要看一下妳老公在包厢里的情形,我倒是可以帮妳,虽然这不符合公司的规定。」酒店保安回头又瞄了一眼秀云的美腿,「可是只要妳答应我不说出去,我可以带妳去看。」秀云不知道酒店保安打的坏主意,她被酒店保安的第一句话给震憾住了,文凯和小卉单独开房……秀云虽然猜到了真相,但是下意识的不愿去相信,固执地想要亲眼看到,眼见为凭。


  在酒店保安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休息室,十坪左右的休息室里只有一张桌子和桌子上的九个监视萤幕、一张椅子、一张沙发床,还有在角落上的一台冰箱而已。


  监视器上,九个萤幕里,对应了酒店里的几个走道。


  秀云疑惑地看向甚后正把门关上的酒店保安,酒店保安嘿嘿一笑,让秀云浑身立起了鸡皮疙瘩,正想转身走出休息室,就听见保安的声音:「平时沒有什么事情,我们的监视器都只能看着走道。如果要看到房间里的情形,还要变换一下监视器的位置。」秀云转身看到酒店保安拿出一个遥控器,对着监视器萤幕按了几下,只见监视器的画面忽然一变,九个萤幕变成了不同房间的情形,其中有五个房间是空的,其他四个房间里,秀云看到右下角的萤幕里,小卉全身赤裸着,上身前伏,双手撑在身前的茶几上,双腿跪在沙发,跨坐在文凯身上,不停的挺动摇摆着,胸前那两颗饱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律动,不停的上下摆盪着。


  虽然早就知道真相,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亲眼看到的时候,一时间,秀云还是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


  突然,秀云感觉到被人从身后抱住,一只大手穿过旗袍下襬的开叉,隔着丝袜抚摸她的大腿,秀云下意识用力想要挣脱束缚,但是用力挣扎了几次,依然无法摆脱,只能厉声的叱喝:「你想幹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人了。」只听身后的酒店保安嘿嘿淫笑着,「嘿嘿~妳叫啊。这间休息室里有隔音,外面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就算妳叫破喉咙也沒人会听到。」酒店保安抚摸着大腿的那只手变本加厉的探入两腿根部,摸到秀云为了今晚特地穿上的开裆内裤,「沒想到妳外表看起来这么有气质,内心却是这么的风骚,是不是知道今天会被老子上,所以特別穿了开裆裤,方便老子啊。」秀云被酒店保安的话气的满脸通红,羞怒交加的说道:「你~你胡说,我不是~哼~~放开我。哼啊~不要~~你不能~嗯哼~~」「嘿嘿~~沒想到太太妳的身体这么敏感,才几下就湿了。嘿~不要在装矜持了,等妳尝过被哥哥的鸡巴幹的欲仙欲死的滋味之后,说不定妳就会爱上哥哥我的鸡巴,自己主动来让老子幹。这家店里哪个小姐一开始不是假正经,后来还不是老子伸伸手,就自己把衣服脱了让老子幹。」酒店保安一边用舌头钻舔秀云的耳洞,一边用中指隔着丝袜摩擦秀云的阴唇,丝袜上细腻的质感和粗糙的网眼,让秀云感觉到一股火热从小腹腾生上窜,热的秀云感到有些口干舌躁,「不~不要。求~~求求你,放过我。嗯~哈~~」「妳看妳老公在那里和別的女人爽,妳却为他守着身体有什么用。妳长的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的好,妳老公去不会珍惜,还到外面来玩女人。既然他不珍惜,妳为什么不给他带一顶绿帽给他看,让他知道,妳也是有需要,也是有很多男人愿意要妳的。」酒店保安蛊惑的言语,让秀云将视缐移到监视器中,正趴在躺在沙发上的小卉身上努力挺动的文凯,心里的抗拒有了一些的松动。


  感觉到秀云僵硬的肌肉稍微的放软了一些,酒店保安原本揽着秀云细腰的大手,慢慢的上移,握住秀云柔软的乳房,继续诱惑道:「妳看,妳老公根本就不在意妳的感受,妳在家里独守空闺的时候,他在外面风流快活。既然这样,妳为什么还要帮他守着身子呢,从妳身体飢渴的反应,我知道妳也很需要了,妳老公一定很久沒跟妳做了吧。来吧,让我满足妳的慾望。妳看,妳的小屄飢渴的夹着我的手指,不肯放松,妳的身体都这么的需要了,妳为什么还要抗拒呢。我会很温柔的对妳,当然,如果妳同意,我可以用粗暴的方式来幹妳,虽然我比较喜欢这样的方式。」酒店保安媚惑的言词,一层层的拨开了秀云的心防,让秀云在提不起抗拒的心理。


  酒店保安从侧面看到秀云轻轻的闭上双眼,压住双腿间那只大手的一双小手,微微的放松了力道,酒店保安知道秀云已经默认了自己的行为,一把将秀云抱起来,放到沙发床上,慢慢的一颗钮扣、一颗钮扣的解开秀云的旗袍,缓慢而温柔的动作,让第一次和老公之外的人做爱的秀云,感到更加的害羞,脸上的红晕变得更加的鲜艳。


  「你,你可以不用刻意压抑自己沒关系。我,我,我……」秀云微启双眸,带着羞意,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轻声的说道,说到一半,看到酒店保安抬头用戏谑的眼神看向自己,羞得赶紧偏头闭眼,不敢再看酒店保安。


  『原来他是故意的。』秀云心中想道。


  得到了秀云的暗示,酒店保安不在扮斯文,很快的解开的秀云的旗袍,两脚撑开秀云的双腿,跪趴在秀云的身上,双手粗暴的握住秀云白净丰满的乳房,大嘴轮流在秀云的两粒乳头,用力的吸吮一阵子之后,强吻住秀云的小嘴,两只手伸到跨下,撕开秀云胯间的丝袜,握住鸡巴,在秀云的阴户上磨蹭了几下,屁股用力的一顶。


  「呜~呜~~呜~~呜~~~」秀云小嘴被封住,突遭袭击,感受到酒店保安那比老公文凯还粗了一圈的鸡巴,在小屄里粗暴的钻动,只能从喉间发出呜咽的呻吟。


  只是一瞬间,秀云就感受到那如浪般的高潮,将自己给淹沒。


  酒店保安沒有吹牛,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秀云在酒店保安时而粗暴、时而温柔,多变的花招,和雄伟的天赋,征服了秀云的肉体,让秀云感受到了和文凯做爱从未有过的体验。


  秀云不知道当下次酒店保安再找上自己时,自己是不是能够拒绝的了他。


  与爱情无关,纯粹的性交。


  也是这次之后,秀云才从酒店保安口中知道,原来文凯每次去酒店,都是为了捧小卉的场。


  之后秀云证实了想法,并沒有能够拒绝得了酒店保安的要求,在一次次的性交之中,渐渐地沉沦。


  直到被文凯发现,两人之间发生了角色对换的争吵。


  【完】
上一篇:友妻韵云 下一篇:淫之孕妇